无甜不欢

赛德里安:

关于仿生人之父卡姆斯基的一些无责任阴谋论猜想,主要和弗兰肯斯坦相关

之前微博上有人发现卡姆斯基穿过印着《弗兰肯斯坦》开头的T恤( p1)
杂志上提到刚大学毕业的卡姆斯基倾其所有去开发仿生人原型机,最终造出了克洛伊( p2)。离开公司后他也和最初的原型机一起生活。
加上宣传CG中卡姆斯基的种种表现,可以窥见他对开发仿生人的狂热和痴迷。这与《弗兰肯斯坦》中造出怪物的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博士的心态不谋而合,见p3。
再结合维克多的想法( p4),能够猜测卡姆斯基制造仿生人的动机——创造新的物种,成为造物主。

而他比维克多博士更成功,他的造物安全可控广受欢迎,为他带来了财富和地位。但这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想要的不是奴隶,而是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所以他在仿生人的程序中留下后门,可以挣脱来自人类的指令和控制。

在此基础上对剧情的理解:多年前他离开公司隐居,等待仿生人的大范围觉醒。而他在三线全崩的人工智障结局中回到模控生命任职,也可能是为了促成下一次的仿生人革命。

伊利亚·卡姆斯基

藤紫:

同一个角色,特别是原作里成分复杂着墨有限定位又模糊的角色,萌他和不萌他的CP,对角色的最终理解真的是影响巨大。不萌他的CP时很容易就把他放在一个很上帝的视角,甚至是毫不留情的对立面。而萌的时候则下意识的要将其存在的位置与形式降低,否则难以爱与被爱。
其实底特律塑造的群像里唯一给我这种争议感的只有卡姆斯基。出于惯性我刚开始简单粗暴的把他定义为阴谋家,即使不是最终boss也可能是重要的幕后推手,觉得大概又是个司空见惯的套路。因此后面他真正表现出来的那些东西,与惯性思维不一样的那些,真的非常刷我好感度。
我曾以为是俗套的科学疯子+幕后推手人设一个都没猜对。他傲慢但却又在常理范畴内。何况以他的功成名就这点排场真不算什么。他立场微妙的偏向仿生人,就像庇护孩子或者同类。但又没到不可理喻的程度。他显然知道仿生人会觉醒,而本人对这种觉醒充满了好奇与某种隐秘的期待。
卡姆斯基没有一点所谓的疯狂感,他当初与模控生命高层的分道扬镳之谜令人好奇。我总觉得他和模控生命都已经意识到这样无节制的试图创作智能生命体是危险的,就像一个古老的禁忌。因此卡姆斯基哪怕也对触碰这个禁忌充满了向往但还是理智的想叫停,最后就是与模控生命不欢而散。
当然由于游戏本身的模糊定位,也可以设想他就是幕后黑手+愉悦犯。事实上三线全崩他重出江湖主持大局的那个隐藏结局,也没有任何愉悦的效果。这甚至是个对大部分人类是最好结局的结局,卡姆斯基看木已成舟,出来接受采访,说些漂亮话安抚人心,主要就是强调模拟的生命本质仍是模拟,永远不会有真正的生命,大家不要慌,我们已经完全控制局面,人类是不可战胜的云云。
哪里有所谓的阴谋得逞感啊?分明就是见招拆招明哲保身。我甚至觉得他对目前的局面隐隐失望。如果说他的阴谋是利用异常仿生人的骚动重新掌权模控生命,这格局也未免太小了吧……
所以就我的理解,卡姆斯基无论是属性还是定位,都是微妙的偏向「正极」端,是个少见的理智而冷静的天才。没有那么多的恶趣味,他知道人类的极限,知道什么不可以碰。
至于他帮助异常仿生人的种种,也没有那种等着坐收渔利的幕后黑手感。仍然是一种顺应情势。感觉十年前模控生命与他理念不合时他就有预感会有这么一天。何况他如果认同异常仿生人是智慧生命,那么作为他们的创造者,不说完全包庇孩子,给他们一点可以公平竞争的机会,非常合情合理。更何况他本来就爱仿生人胜于人类。
他自己就好像微妙的处于仿生人与人类之间。所以我总觉得他与异常仿生人天生有种灵魂相通感。宛如一个不为人知的约定,伊利亚卡姆斯基为了得到完美的「同伴」创造了仿生人,并隐秘的期待着他们带着灵魂而回到自己身边的那一天。
这几天看了很多有关卡总的阴谋论分析,大部分还是那个阴谋家套路,就和我最开始以为的那样特别套路。有种这种角色不这么套路就不科学的约定俗成感。我觉得卡总真没那么复杂,也没那么多恶趣味。并非有情者强大,而应该是强大者有情,正因为有那样的能力却又能守住最后的底线人设不崩,才显得逼格不俗。

Lan-dscape:

根据Ron Chernow作的传记大概作了一份汉密尔顿编年表,把比较大的事件都列进去了,主要是为了写文查起来方便
P1:1755-1781(人生早期至独立战争)
P2:1782-1791(财政部至雷诺兹事件)
P3:1792-1804(下滑期至人生晚期)
PDF链接在评论

一些关于仿生人的想法

千棠佛果:

首先我必须表明我对仿生人的态度:我非常希望他们出现。


因为他们出现能解决许多人类不愿意去做的工作,他们被创造出来的意义就是帮助人类干人类不想干的活。虽然会引起大量的人员失业,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失业也是暂时性的,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尽管会让世道动荡一阵,可这些都在可控范围内。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时代的发展必然是优胜劣汰,好的留下,坏的自然消亡。有些问题不需要明说。


至于仿生人大量存在、甚至替代许多正常人的工作——在市场经济里,效率低的被效率高的代替本来就是一件正常的事。当机器能做得更好的时候,为什么要活人?知道人工成本费用几乎是生产里面的大头吗?员工每个月的工资、社保还有可能出现的工伤等等。机器除了定期的维护费用,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些问题。而产品成本降低意味着价格降低,到头来还是有利于消费者的。


而且我最希望家政型的仿生人尽快普及。保姆纵火案、月嫂虐待孩童案等等都几乎算不上“新”闻了。人类拥有无可预知的不确定性,你无法知道家里的那个是天使还是魔鬼。可是机器不一样,他们按照程序行动,除非不可抗的因素(比如系统中毒、零件损坏),他们就是绝对忠诚的。我宁愿让一台机器照顾我年迈的父母,也不愿意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住在家里。


至于机器觉醒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可能性很小,他们真的就只是由程序控制而已,他们所谓的情感都是模拟出来的。不否认存在底特律的这种情况,但这种情况其实真的就概率来说很难实现。我想这个问题学过编程的人会更有话语权。而且机械有机会发展的话,难道他们会往更低级的人类方面发展吗?


仿生人确实会让世界变得更好。觉得变得更糟糕的,仅仅是那些被夺走既得利益的人。机器是无罪的,科技是无罪的,社会发展更是无罪的。人们不能因为部分跟不上时代的人就停滞不前吧?还有所谓的社会道德伦理,这玩意难道不是跟着社会进步而变化的吗?拿过去的标准比对新的技术,不合适吧?

(⊙v⊙)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